西电女研究生自杀之谜 家属两万元悬赏线索
全讯直播
阅读:
admin
2019-05-24 05:50

  但这一天,她的父亲董张修坤却和家人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园里四处张贴“悬赏”传单。希望有同学能提供女儿人生最后时光的相关信息。

  9月30日凌晨,25岁的张小敏被发现在河南平顶山市郊区的白龟山水库自杀溺亡。此前,1991年出生的她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7届硕士研究生,专业方向为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

  张小敏自杀后,其家人认为女儿的跳湖应该是和在学校受到的某种压力有关。因为就已知的信息,张小敏在回家前曾和导师有过两次谈线日。谈话后的张小敏曾在返回河南老家的火车上,向亲友发微信,称“学校不要我了!”

  一个风华正茂的女研究生为何要在工作单位已经确定的情况下选择自杀?她在选择自杀前到底遭遇到了什么样的压力?她为何将自杀地点选择在了距离学校500公里外的河南老家?这一切似乎都成了待解之密?

  9月29日夜,河南平顶山人张修坤和妻子几乎都没有睡好。在西安读书的女儿张小敏当天晚饭后突然回到家中,且显得情绪特别不好,这让张家两口子有点不知所措。

  两天前的9月27日,张修坤曾微信问女儿这个国庆有啥计划安排,女儿答复说等30号学校放假后返回河南,这个假期要陪父母。女儿这样的安排让张修坤心里乐滋滋的。他觉得女儿很懂事,真的长大了。

  关于即将到来的这个假期,张修坤也有自己的一些计划,他想和女儿好好谈话工作的事。此前不久,张小敏参加了驻地河南洛阳的某央企招聘考试,并随后被录取。

  这家央企和张小敏的专业很对口。张修坤在企业干了一辈子,他想把自己的一些心得和想法与女儿分享。尽管父女之间因为年龄有代沟,但张修坤相信女儿一定会很认真地和自己探讨关于她的未来。

  电话里,张修坤曾和女儿也简单交谈过被央企录用一事。女儿表示对4500元每月的试用期工资满意,并表示自己一定会珍惜这个机遇,努力工作。

  录取通知书要求张小敏10月15日前来公司签约,并办理相关手续。父女两初步约定10月12日前往洛阳报道。

  张修坤赶紧放下手中的工作,打电话问女儿在哪里,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女儿说她在西安回平顶山的火车上,刚说了没几句,信号就中断了,再打无法接通。

  当晚约7点左右,只带着简单生活用品的张小敏出现在了父母面前。张修坤回忆说,当时他和妻子都被吓坏了。因为女人看着神情极为沮丧、面色蜡黄,好久沉默不语。

  张修坤和妻子小心翼翼地劝导询问,但张小敏就是低头不说话。最后被问急了,她只说了一句:“我闯大祸了,学校不要我了。爸,我对不起你。”说完自己先哭了。

  为了免得再给孩子压力,张修坤夫妇决定第二天再和女儿谈心。他们还商量着30日上午给学校老师和同学打个电话,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处于担心考虑,母亲决定陪女儿一起休息。张小敏的母亲回忆说,当晚看到女儿情绪很差,她都没有敢多说话,想着等第二天再和女儿聊聊。

  躺在床上的张修坤也好久无法入睡。因为这个独生女在他眼里太优秀了,也很懂事。当年读高中时,为了让女儿将来有一个好的前途,他专门将女儿送到了有“状元母校、人才摇篮”美誉的信阳某高中去读书。后来女儿很争气地考入到河南科技大学,再后来又考上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研究生。

  关于次日如何开导女儿,张家两口子当晚已经商量好,准备第二天让张小敏在北京工作的表姐赶回来,因为小敏和这个表姐的关系非常亲近要好,可谓无线点,半醒半睡中的张修坤被妻子推醒。妻子很是惊慌地说,她半夜醒来发现身边的女儿不见了,手机等随身物品均放在桌子上。

  睡意全无的张修坤和妻子赶快转身下楼,在院子里寻找了一大圈未果。小区门卫说凌晨一点左右曾看见小敏出了大门,当时问她这么出去干嘛,她没回答。

  当天上午约8时许,就在张家人漫无目的地到处寻找张小敏时,警方给张修坤打来电线公里之外的当地白龟山水库发现一具女尸,特征和张家女儿相似。

  尽管张修坤不愿相信这具女尸和女儿有关,但他们还是去水库里看了一下。当远远地看到女子身上的衣服时,张修坤顿时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他的妻子也瞬间昏厥了过去。溺水而亡的女子正是是25岁的张小敏。

  警方调取的相关监控还显示,当晚凌晨1时许,张小敏从家里出来后,在离家不远处一家银行门前的路灯下徘徊一个多小时,然后超白龟山水库方向走去。

  如今在西安某大学读书的小朱是张小敏的高中同学。在他的眼里,女友张小敏是一个非常乐观的女孩子。

  小朱告诉记者,早在9月初的时候他和张小敏就商量好了9月30日上午一起返回平顶山,而且火车票都已提前预订。这期间张小敏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两人在一起时候谈的最多的是各自参加的招聘会、找工作等话题。偶尔张小敏也会向男友抱怨,说导师总是让自己去去学校财务帮忙报账,自己觉得有点烦,但又没办法。

  9月19日,张小敏曾给男友用QQ发过一个信息,内容为“已经整理好情绪了,重新出发!!!”。小朱解释说,此前张小敏曾给一家单位投过简历,但未被录用,心情小有失落。两天后的9月21日,驻地洛阳的某央企到小朱所在的学校举行招聘宣讲会,张小敏又投了简历。23日晚间,招聘单位回复张小敏说已经被录用到研发岗位,并约她次日上午签约。

  据小朱的回忆,女友张小敏的情绪发生变化是从9月24日上午签约后开始的。“签约本来是很高兴的事情才对,所以她签约后却突然情绪不好了,这让我们都无法理解,”小朱对记者说。

  小朱说据他后来的了解,张小敏24日上午签约回学校后,下午和导师有过一次谈话。谈话内容未知,但谈话的背景是和张小敏在一起的其他几个同学工作当时都还未签,“我怀疑可能和这个有关,但无法证实”。

  9月25日,张小敏给男友发过一条微信,内容为“老师不理我了!同学们也不理我了”。小朱打电话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她说自己压力很大,具体啥事却没有说。

  26日晚间,男友给张小敏打电话。张在电话里说自己心情很差,并再次提到说老师和同学都不理她了。小朱感觉到问题有点严重,遂约定第二天晚饭后见面聊聊。张小敏答应。

  两人26日晚间谈话是在小朱学校的校园里,按照小朱的说法,当时张小敏心情看起来特别不好,她坚信老师、同学不理她和自己签到了工作有关。并透露说自己简历上描述的某段项目参与经验引起了老师的不满,认为自己有“造假”嫌疑。

  小朱告诉记者,他当晚就张小敏的这些担心一一给了安抚和解答,劝她凡是往好处想,先把工作的事情确定了再说其他。在她的劝导下,张小敏情绪有所好转,并答应国庆节后就去单位报到。

  短信显示,当晚十时半许,张小敏给男友发短信说:“我好了,你的疏导真的有用啊,我还是想太多。”

  27日和28日,男友曾给张小敏大过电话,但对方一直没有接。小朱想着29号两人就要一起返回河南了,所以也就没有在意。

  9月29日下午3时许,男友给张小敏的电话终于打通了。问她在哪里,她说在回家的火车上。小朱问有点吃惊意外,因为两人约定的30日一起回家,但他没有想到张小敏却自行先走了,而且也没打招呼。

  两人随后通过 QQ聊天。男问张小敏“怎么回事呀?能给个准信不?让我也心里有个底呀”。张小敏回答:“我估计学校都回不去了”。小朱问“怎么了?你在学校有什么事,还是虚报项目的事?”张小敏只是简单回复了一个“嗯”,然后就不再说话。

  男友准备赶回平顶山继续劝慰张小敏。9月30日上午,他按照原计划坐上了西安前往平顶山的火车,在火车上他接到了张小敏一个同学的电话,说张小敏不见了,全家都正在寻找。接完这个电话,小朱恨不得火车能变成飞机,让他当下赶到平顶山。

  一圈电话大来下,他基本理清了一个轨迹:28日上午张小敏签约工作回到学校后,和导师同学7个人一起去吃饭。按照同学的说法,吃饭前张小敏心情看上去还不错。饭桌上导师和张小敏谈了工作的事,并向她表示恭喜。饭后师生一行去了教研室。当天下午大约两点半张小敏回了宿舍。

  下午3点左右有室友回来取简历,发现张小敏倒坐在床上,脚朝着枕头方向一言不发。室友觉得有点奇怪,但两人没有说话。室友拿了简历出门后不一会又返回取东西,看见张小敏把用被子蒙着头。

  下午6点左右,另外一位室友回来拿衣服,发现张小敏披头散发坐在床上。两人也没说话,室友拿完衣服就出门了。

  当晚10时20分许,第三位室友回到宿舍时发现张小敏正在收拾东西,并于10分钟后离开宿舍,超学校外面的公交车站方向走去。

  赶回平顶山后,学习通讯工程专业的小朱查看了张小敏的手机浏览器记录,结果显示她在29日晚间百度了西安的夜间公交车次,以及西安火车站的列车车次信息。

  张修坤说女儿是乘坐的29日上午的列车回平顶山。那么28日离开学校后张小敏去了哪里呢?小朱分析说要么是在火车站候车室呆了一夜,要么是在学校外找的酒店宾馆借宿,然后独自买了29日上午返家的火车票。

  10月10日上午,张修坤和几位亲属赶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希望能弄清楚女儿张小敏在离校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校方有关人员接待了家属一行,但学校的意见很明确,张小敏的自杀发生在学校之外,和校方没有关系。张修坤告诉记者,当天张小敏的导师也在座谈现场,但这位导师一直双手捂着脸,一副很痛心的样子。

  张修坤曾问导师,9月底和张小敏的两次谈话主要内容是啥,导师说自己发现张小敏情绪不好,谈话内容主要是安慰张小敏。再问其他,导师就不说线日,记者先后联系了张小敏的几位室友和同学。有室友证实了朱文上述关于张小敏28日下午离开学校前的情况。但几位室友和同学均表示,学校已经让他们就张小敏的情况各自写了材料,要说的都在交给学校的材料中。学校有交代,她们不方便接受采访。

  既然工作都已经签到了,张小敏为啥却突然选择了自杀?她在生前的最后一段时间到底遭遇了怎样的压力?10月15日,记者就张小敏家属质疑的这些问题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采访。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张小敏在校期间表现良好,无违反校纪校规现象。学校对这名学生的不幸表示十分悲痛,事发当天已派人前往平顶山慰问家属。

  当记者提出希望就一些细节问题进一步采访时,该负责人表示需提交采访提纲。记者随后将采访提纲递交给了有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校方回复。

  当天采访结束离开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时,记者无在校园里看到了张修坤和其家人四处张贴的“悬赏女儿自杀线索”:本人张修坤,河南平顶山人。女儿张小敏出生于1991年,生前系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机电学院研究生。2016年9月30日下午,女儿从学校返回平顶山后,于当夜凌晨跳湖自杀身亡。种种迹象表明,女儿自杀前在学校受到了来自某方面的巨大压力、为此精神几近崩溃,在写下“学校不要我了”的绝望遗言后选择轻生。为了调查清楚女儿自杀原有,还女儿一个清白和公道,本人现恳请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众师生能提供女儿生前遭遇压力的相关线万元感谢线索提供者,并承诺为其终生保密。联系电线XXXX 。家长张修坤再次感谢众师生,并希望大家转发本信息。同时希望大家理解一个父亲的痛苦。